全文约 2800字,阅读大约需要 8 分钟

作者 | 魏振新

 

1► 

什么是“链长”?

怎么做“链长”? 

 

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打造现代产业链“链长”,是实现产业链现代化的有效方式。

 

如何推动“链长”建设工作向纵深推进?近年来,我们关注到国资委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着力推动中央企业提升基础固链、技术补链、融合强链、优化塑链能力,不断增强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竞争力,在现代产业体系构建中更好发挥支撑引领作用。推动中央企业勇当现代产业链“链长”。

 

日前国资委还召开专题推进会,会议提出,要强化科学谋划,结合企业产业基础和特色优势,把准方向重点,梳理产业链关键环节、产品、技术清单,不断增强关键产品和基础原材料保障能力;强化链式思维,优化产业生态,积极搭建关键共性技术平台,推动研发人才和资源集聚,组织上中下游、大中小企业深度交流、优势互补,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上取得更大突破;强化统筹联动,将“链长”建设工作与完成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任务、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等结合起来,一体谋划、一体推进。

图片来源:国资委官网

 

2► 

“链长”们的思考

 

数字化赋能产业

畅通国内大循环的产业链与创新链

 

产业数字化是产业衍生附加值的重要表现,产业数字化的背后是传统产业充分触网,加速产业链运用数字智能技术的过程,使得供应链、创新链各个环节效率和协同获得极大提升。

 

当前为应对复杂国际政治与贸易关系新形势和全球价值链两端挤压的新格局,我国在产业层面更需重视面向国内大循环主导下的产业数字化能力建设,将产业数字化作为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培育未来新兴产业的重要举措。加快各产业头部企业的数字化创新能力建设,提升本土产业链中产业数字化的底层技术基础和场景创新实践,将是摆在各位“链长”面前的头等事项。就目前来看,“链长”们无外乎两种实践途径:

 

第一种路径主要是通过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实先现产业链内各个分工环节的智能制造以及数字化。通过设立“灯塔工厂”等方式对传统制造企业予以数字化技术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企业的机器设备、生产流程的数字智能化程度,并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有效实现各类资源的集聚与协同,实现供需对接,大大降低整个产业生态中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本与运营压力,形成以工业智能平台与智能软件为核心的数智化生态链。

 

第二条路径主要是以数字化平台建设为依托,利用“链长”数字化平台的数据服务能力、云计算服务能力以及模型算法能力实现传统产业链企业协作全域的数字化改造,深入推动传统产业链的加工制造、工业模具、产品服务以及研发设计等各个环节的智能化,从而拉通了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以及物流仓储的高效协同,并依托平台的大数据分析能力实现供需匹配,提升大规模定制与个性化定制的柔性制造能力。

 

实现价值链的产业基础是产业数字化与数字化产业的双轮驱动,以数字技术驱动的创新链与产业链的深度耦合与协同能力,畅通了产业链与创新链,使得国内大循环经济更具健康和活力。

 

 

引领自主创新

破解关键核心技术的“卡脖子”问题

 

在全球化背景下社会生产广泛的产业大协作、大分工是最基本的共识。尽管开放式创新范式下企业能够通过研发合作、引进吸收、专利授权、许可证制度等多种形式获得一定的关键技术,弥补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短板,但是开放式创新的前提是整个创新环境处于高度开放和稳态包容的状态,企业能够通过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创新资源,短时间内实现创新能力的迅速提升,但是一旦全球价值链内的其他国家开放式创新环境恶化,各企业或者国家将处于保护竞争优势的目的,迅速从开放走向相对封闭,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的企业难以寻求技术替代方案以及技术合作伙伴,最终整个企业乃至全产业链的创新链面临断链风险,最直接的体现是就是创新链的“链主”企业对全球价值链中的其他企业实行技术封锁,将直接导致整个产业的关键核心技术的“卡脖子”问题。

 

因此,作为赋能价值链的核心“链长”,也是整个产业链内实现产业数字化的推动者,需要进一步提升企业数字化的自主创新能力,将自主创新引领与创新驱动摆在产业发展的基础性与关键核心地位,逐步摆脱旧有路径中的开放式创新体系下的技术过度外嵌、过度依赖技术引进、模仿与消化吸收的模式。以综合价值导向、产业赋能、公益型创新的逻辑取代单一市场盈利逻辑,重塑整个产业的创新底层逻辑,全方位支撑整个价值链的自主创新战略的实现。

 

自主创新战略不只是“链长”高度重视研发投入,设定研发投入在整个营业收入中的门槛值,更需要整个链上的所有伙伴团队超越企业竞争的单一市场视野,培育真正具有创新战略眼光的战略型企业家,将整个企业创新战略体系放置于国家乃至产业创新体系之中,实现企业在自主创新过程真正契合国家战略、顺应市场需求,符合自主创新可持续的综合价值,最终才能构筑起我国相关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链主式”竞争地位。

 

 

发挥数据要素

在驱动产业创新发展中的核心地位

 

数据已经成为第四类生产要素。不管是数字产业还是产业数字化,都离不开数据要素在整个产业价值链中各个环节的有效流动与充分配置。通过数据的收集、加工、处理以及转化,能够形成全新的数字资产。从产业链分工的角度看,链上各个环节包括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以及产品销售以及品牌服务等各个过程,数据价值是提升增加值的必要条件。目前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对于数据流动依然存在种种制度障碍以及标准壁垒,数据流动不充分以及缺乏数据共享机制成为制约传统产业尤其是制造业产业升级的阻碍,这也成为我国制造业产业链迈向中高端领域的关键障碍。

 

从全球价值链中不同地位的产业体系的分工来看,不同国家的数据基础设施以及对于数字技术运用的能力差异巨大,数字不平等以及数据鸿沟成为阻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国家迈向中高端的重要因素。

 

因此,“链长”们需要高度充实数据要素在整个产业数字化以及数字化产业生产要素中的核心地位。强化对数字技术设施建设的投资力度,加强涉及产业链全域的公共数据共享平台建设,尤其是在制度层面需要加快建设面向数据要素的标准规范、产权保护制度等机制的建立,为数据要素在整个产业链与价值链中的充分流动提供制度基石,为构筑与强化数据要素的市场定价体系、流通体系、交易体系以及治理体系提供坚实的制度基础。

 

 

3► 

我们可以为“链长”

做些什么?

 

金蝶作为国内领先的数字化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已经为超过680万家企业和政府组织提供管理产品及服务,构建EBC企业业务能力,持续赋能“链长”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通过新一代可组装企业级PaaS平台——金蝶云苍穹,可为“链长”构建起更可靠、更敏捷、更智能的数字化平台底座,驱动产业链、创新链的深度耦合,使产业链的数据流动更规范、更安全,让我们的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最终实现自主可控,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产业链新时代,着力提升央企固链补链强链塑链能力